当前位置:真人秀 >> 生活馆 >> 真人示范秀 >>  正文

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小说全文|作者专访 林奕含:已经插入的,不会被抽出来

发布于:2017年5月08日 15:25 来源: 真人网  
2017 年 4 月 27 日,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作者林奕含结束生命。她生前这么说,「当你在阅读中遇到痛苦,我希望你不要认为『幸好是小说』而放下它,我希望你与思琪同情共感。」此刻,女人迷想做得更多,也希望与读者一起把情绪化成行动,想想我们能如何共同织起一张保护网,温柔承接不断下坠的性暴力倖存者。


真人秀

怪医千金,漂亮宝贝,这名号何许人也,见面她说,我是废物,我是痛苦的神童,别向我要答案,我只是名精神病患者。

真人秀

2017 年,林奕含是文坛迸发的一株彼岸花,彼岸花要去地狱,魔不收,徘徊在黄泉,魔不忍,于是让她生根,成了死亡的接引之花。彼岸花有错过惋惜之美,花叶长在不同时候,似林奕含永别人生长大的那一段。人都说这花像是魔有温柔,让人在归途回眸,看见她豔红如泪的瓣。

真人秀 @ nakC4| OU-B

走进约访的咖啡店,林奕含戴起耳机看来好遥远,她细读访纲,我轻声打扰震起她闪烁的睫毛,这见面生疏得很,她急忙收拾水杯包包移动,边帮我添了水,一声不好意思经常挂嘴上,我不明白这歉意何来,写时才想,或许这抱歉是代替世人说。

真人秀Y9]Y h2M`#D5w:T

真人秀

真人秀

真人秀!P$M r*]Id

我是个恶意的作者,写作是不抱期望的

「『这件事』是在我很小的时候知道的,听起来很煽情,但它影响了,改变了我的一生。」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变态骇慄,读文学的老师诱姦了读文学的女孩,发生在文明的大厦、升学主义的补习班。林奕含谈过这本书的问世,写一个女孩被「诱姦」的故事,特别在书页最前写刻上真人真事改编,她不要人们以虚构的侥倖去阅读那恐怖,「当你在阅读中遇到痛苦或不舒服,我希望你不要认为『幸好是一本小说』而放下它,我希望你能与思琪同情共感。」

真人秀

近乎无力地写完这专访,难以想像:如果我爱老师,老师说爱我的方式是将阳具塞进十三岁的我嘴裡;老师说我是全世界最好的礼物,却残酷撕裂地折著我的身体⋯⋯

真人秀NN3m'|%N%|t#Br

林奕含说写是欲望,这个故事必定得让人知道。但那欲望不像吃饱睡饱能满足,写了更不舒服,但还想持续写的欲望。我问她对这本小说有没有任何期待?

真人秀*c O;^g;R(K6S[^

她说:「我希望任何人看了,能感受和思琪一样的痛苦,我不希望任何人觉得被救赎。我要做的不是救赎谁,更不是救赎我自己,写作中我没有抱著『我写完就可以好起来,越写越昇华』的动机。写时我感到很多痛苦,第一次书写完成、来回校稿的后来是抱著不怀好意与恶意在写。」

真人秀2S.W+cY-D!p1c/~
「我希望看的人都可以很痛苦,我是個惡意的作者。房思琪發生這件事的重量是,即使只有一個人,那個重量就算把它平分給地球上每一個人所受的苦,每一個人都會無法承受。」 

在苦难面前,我是一个废物

真人秀.l/Bz K"r-O?

真人秀

真人秀|\#E B&@QW,T+s

写下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掀起许多议论,一个没有拿过文学奖的作者,张亦绚论掷地有声、骆以军形容像纳博可夫和安洁拉・卡特的混生女儿。林奕含没有与谁讨教或讨论过文字,她用完美主义教育自己,写两千字文章,每隔两三个月就再回头检视,发现不满意可以修改的就会去修改或扩写,她从未想过读者是谁,只写给自己看,锻鍊书写的音乐性与操作字彙的克制,终于愿意写下这个搁浅在生命长久的故事。

真人秀

来源:真人网

内容标题: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小说全文|作者专访 林奕含:已经插入的,不会被抽出来


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
TAG: 咖啡店 漂亮宝贝 小说 彼岸花
上一篇:一扫光零食量贩携手与您打造创业致富捷径
下一篇:贾旭明毁尽形象扮演“瘾君子”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

本站推荐